?

由现代文学史料而起的收藏、研究佳话

2018-06-01 10:15 来源:光明网-《中华读书报》 
2018-06-01 10:15:00来源:光明网-《中华读书报》作者:责任编辑:杨帆

宝马线上娱乐 www.quanqiugongde.com http://www.quanqiugongde.com/wxltshzb.com/

  瞿光熙捐赠的鲁迅手迹

  今年是中国现代文学史料收藏者瞿光熙先生逝世五十周年,他的过往似乎已经渐渐消失在岁月的尘埃中。瞿光熙从上世纪四十年代起热衷于收集现代文学资料,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已经达到相当大的规模。他藏书宏富,版本珍贵,尤其是重要的革命书刊和文献,在当时现代文学藏书家中颇有特色1949年后有关人士曾有钱杏邨、郑振铎、唐弢及瞿光熙四大藏书家的说法,更为可贵的是瞿光熙纯粹是个人爱好,以一己之力卓然成家。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上海文艺出版社影印出版过左联时期的革命文学期刊如《北斗》《前哨》《萌芽月刊》《拓荒者》《十字街头》等,就是根据瞿光熙提供的收藏珍本影印出版的。

  去年以97岁高龄辞世的老作家丁景唐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进行鲁迅、瞿秋白及左联等课题的研究,又因工作关系成为上海新华书店和旧书店的常客,他询问上海有谁与他兴趣相同搜集中国现代文学史资料,瞿光熙的名字得到书业人员一致推荐。于是,丁景唐专程拜访瞿光熙,两人相见恨晚,结为同好,交流分享自己的收获。瞿光熙不仅公开自己的收藏,还主动推荐资料,提供线索,丁景唐与文操合作编辑《瞿秋白著译系年目录》时,瞿光熙提供了有关资料充实内容。同样,上述影印左联期刊的事情就是丁景唐与瞿光熙认识以后造福于社会的出版成果。

  瞿光熙自己术业有专攻,在史料的挖掘和整理的基础上,发表了许多有关现代文学的史料考证文章,达到较高的学术水平。他对左联作家蒋光慈的研究即是一例,曾经计划编撰出版《蒋光慈研究资料编目》一书,由《蒋光慈著译书目》《蒋光慈著译系年编目》《有关蒋光慈研究资料编目》《蒋光慈研究资料选辑》《蒋光慈事迹考证》等组成。不过这本书最终没有完成,《蒋光慈著译书目》《蒋光慈著译系年编目》发表于1962年,《蒋光慈事迹考证》成为他的遗作发表在1984年9月的《中国现代文艺资料丛刊》(第八辑)。《蒋光慈著译书目》则分上、下部先后发表于《图书馆》杂志1962年第一、二期,在第二期刊登的“书目”结尾处有如下文字说明:

  补正:本书目关于《新梦》第三版,因未见原书,系据唐弢同志着(著)录,自本书目上部发表后,承热心读者赠以《新梦》第三版原书,核对之下,发见三版本较初版本和再版本少了三题,即《小诗》二题和《假若你是聪明的》一首,尚余三十九首,特此更正。——作者

  近日,查阅到蒋光慈《新梦》第二版内页书影(载《上海师范大学图书馆民国文献珍本图录》,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6年11月出版),“热心读者”得以现身,那是丁景唐先生用毛笔书写的一段题签文字,工整严谨,一段历史交代得非常清楚。全文如下:

  一九六二年四月二十二日 景唐小识

  余藏《新梦》三册,两本为初版本,一本为三版。初版已于一九五八年分赠瞿光熙和沈鹏年。一九六二年四月十九日光熙同志决定调江苏工作,又以三版本相赠。因其专订光慈书目,而独缺此三版本,他尝于一九六二年《图书馆》第一期撰蒋光慈著译书目谓原书未见,删去六首。实际仅删去三首,即《小诗》《倘若你是聪明的》《小诗(十二首)》。而他根据的,是一九四九年八月的《文艺复兴》“中国文学研究号(下)”唐弢《新文艺的脚印》和《蒋光赤哀中国》二文记叙。自则唐弢同志记述有误了。

  上述这段文字中有四个姓名可惜被墨汁涂去,不过透过强光还能依稀辨认,先后顺序为景唐、瞿光熙、沈鹏年、光熙。笔者又请丁景唐的儿子丁言模先生看过,证实为丁景唐的手迹,实属珍贵。书中尚有三处写有“三版本未收”以及“三版本低一个字”“三版本有‘附注:俄人称皇帝为查理’。”等字样,可见丁景唐仔细比较了两个版本的异同。这段文字与瞿光熙所写的“补正”相互印证,也是两位现代文学史专家的友好交往的一段往事。

  瞿光熙1962年4月后正式调往苏州的江苏师院,担任中文系现代文学教研室主任和中文系资料室主任,可谓用其所长,其中很大的一个因素就是随他而去的大批现代文学珍贵资料。不过,留给瞿光熙发挥所长的时间很短,他的学术生涯停留在某个时点上嘎然而止。不然他还会积累更多的成果,被更多的人了解。

  沈鹏年也是上海一位专治现代文学史的藏书名家,1958年12月出版了《鲁迅研究资料编目》,新时期后,几度发表历史资料重大发现而引起论争,其话题一直延续至今。2009年3月,出版《行云流水记往》(上、下册)。从丁景唐题签看来,他们当时互为熟识,且能把自己的收藏物慷慨相赠。

  丁景唐与瞿光熙曾经有过多次友好合作的经历,如两人于1961年7月合作出版了《左联五烈士研究资料编目》。丁景唐回忆道,“而合作的最为愉快的是,我们两人费了五年工夫,共同搜集、整理、编辑了《左联五烈士研究资料编目》……一九八一年一月,我将此书补充增订后,出版社又出版了第三版第四次印刷本。光熙同志虽离开了我们,但每当翻检这些我们合作编著的书时,便使我记忆起我们坐在他书斋里随意翻书、任意而谈的情景”。1979年12月,丁景唐等人赴苏州参加了瞿光熙的平反追悼会,其后人在1984年为他出版了《中国现代文学史札记》一书,丁景唐又慨然为亡友撰写长篇序文。序文中透露,丁景唐参与主持设计上海鲁迅纪念馆陈列方案时,曾经动员瞿光熙捐赠一幅鲁迅手迹给上海鲁迅纪念馆,那是鲁迅手书的李长吉诗句:“金家香弄千轮鸣,杨雄秋室无俗声”。

  按上海师大图书馆收藏的这本《新梦》第二版丁景唐题签文字的意思,丁景唐本人藏有三册《新梦,》已经分送给瞿光熙和沈鹏年。丁景唐紧接着于1962年4月22日在再版本上写下这段文字,这再版本从何而来,归谁所有?谁又涂抹了那四个名字?又是如何散出的?这都是一个有趣的话题。(马国平)

[责任编辑:杨帆]
?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