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lnxbx"><nobr id="lnxbx"></nobr></delect><dl id="lnxbx"><i id="lnxbx"><meter id="lnxbx"></meter></i></dl>
<video id="lnxbx"><i id="lnxbx"></i></video><dl id="lnxbx"></dl><video id="lnxbx"></video>
<video id="lnxbx"></video><noframes id="lnxbx"><dl id="lnxbx"></dl><video id="lnxbx"></video><video id="lnxbx"></video>
<noframes id="lnxbx"><video id="lnxbx"><dl id="lnxbx"></dl></video>
<dl id="lnxbx"><i id="lnxbx"></i></dl> <noframes id="lnxbx"><delect id="lnxbx"></delect>
<video id="lnxbx"></video><video id="lnxbx"></video>
-

聯系我們

  • 咨詢電話:
    021-64038000
  • QQ咨詢:
  • 我們的微博:
    吉杰電腦微博
  • 我們的微信:
    吉杰電腦微信
  • 分享到:

  • 吉杰電腦
  • 吉杰電腦
  • 吉杰電腦
  • 吉杰電腦
  • 吉杰電腦
  • 吉杰電腦
資訊
Google Gla...2014/5/29
電信資費定價放開形式大于內容

      近日工業和信息化部與國家發展改革委聯合發布了《關于電信業務資費實行市場調節價的通告》(下稱《通告》),稱自5月10日起,將會放開電信業務資費,不再有電信資費審批,對所有電信業務資費均實行市場調節價。《通告》的下發引起了業內人士和消費者的一片熱議,前者欣喜的是運營商終于擺脫了相關部門的干預,后者則盼望激烈的市場競爭能夠逼迫三大運營商大幅下調業務資費。不過,對于消費者來說,在短期內享受到較大優惠的可能性并不大。

                              

      說到市場調節,其實我國的電信行業是最早開始這種模式的領域。2002年,國家有關部門就表示,要對IP電話等已經形成比較充分競爭的34項電信業務的收費項目實行市場調節價。除了一些全國性的基礎電信業務資費,其他電信業務的價格可以由各家運營商決定。今年2月份,國務院又公布了《關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審批項目的決定》要求,進一步明確了放開電信資費的決心。可以說,此次《通告》的下發就是將規定落實到紙面上而已。

      此前,國家一直希望通過行政手段控制電信市場,及其資費的制定。最新下發的《通告》就指出,此項政策給予了電信企業全面靈活的自主定價權,對進一步鼓勵電信市場競爭,充分發揮市場“無形的手”對資費的調控作用,全面提高電信市場經濟運行效率具有重大意義。國家想要下調電信資費的意圖很好,對消費者也很有利,想法不錯,但是卻忽略了三大運營商的利益。

      工信部想利用資費審批來平衡運營商之間的競爭局面,干預定價,但實際執行起來卻總是背離運營商各自的發展策略。市場經濟應該是由消費者決定的,一味的講降價并沒有太大意義。無論是iPhone 5s還是Galaxy S5,賣那么高的價格還有很多人買,反過來看,沒人買之后肯定就會降價。這說明,消費者的購買需求是決定定價的重要因素之一。

      為了讓三大運營商“平等”競爭,國家相關部門曾經為中國聯通開了特殊通道,允許其電信業務資費可以比競爭對手低10%-15%。然而,這種“亮綠燈行為”的后果卻是對手大打價格戰,推出了更低的資費,最終導致電信行業陷入價格混戰。

      國家調控電信行業格局和資費的初衷可以理解,但落實到三大運營商身上卻始終得不到較好的回應。對于國內的電信市場來說,主導者是運營商,不管工信部的資費審批如何進行,最終的話語權或者說執行權還是得看三大運營商。

      話說回來,隨著電信市場的多元化、個性化發展,競爭也愈發激烈,4G時代的到來也讓運營商之間的博弈進入了白熱化。對此,部分消費者認為《通告》的下發將在一定程度上大幅拉低電信資費標準。遺憾的是,在短期來看,這種想法并不現實。

      作為自2008年電信行業重組之后的一次重大變革,虛擬運營商是為長期被巨頭壟斷的電信業注入的一股新鮮血液。相比傳統運營商的業務模式,虛擬運營商可以選擇用互聯網的思維做通信,除了有較低的獲取成本(據稱中國電信給虛擬運營商的批發價大約是4-4.5折,聯通是6折),還擁有服務方面的優勢。不過,考慮到虛擬運營商無法徹底擺脫傳統運營商獨立運營,即使其對后者的資費定價有沖擊,效果也不會太大。

      此外,“營改增”政策也讓三大運營商難以大幅下調資費。一直以來,國內電信業務執行的是營業稅制中,郵電通信業稅目3%的稅率。“營改增”實施后,無論是6%還是11%的增值稅率,運營商的稅負成本短期內都將大幅上升。受此影響,三大運營商均表示經營利潤短期將受到重大的負面影響。運營商自身利潤尚且不保,不漲錢就是好事兒了,又怎么會大幅下調資費呢?

      工信部統計數據顯示,近幾年電信行業的資費一直在持續下降,2008年至2011年,資費綜合價格水平下降幅度分別為8.0%、9.5%、9.3%、4.2%,2012年僅為1.9%。過去幾年中,資費在逐步下降,而降幅則越來越小。別以為《通告》的下發會讓資費像“開閘洪水”一樣下跌,上文已經提到,運營商早就“各自為政”了。用戶需求和技術成本擺在那兒,一紙文書也不會讓運營商改變太多。

      對于電信行業的資費標準來說,降價空間不算小。《通告》更多的作用是加快運營商的反應時間,在競爭對手調價時可以迅速跟進,而不會在短期內造成資費大幅下調。價格是由市場決定的,《通告》只是傳達了國家部委的一種開放態度,實際意義恐怕沒有那么大。


Copyright @ 1997 - 上海吉杰電腦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官方網址 www.quanqiugongde.com    滬ICP備06003552號   聯絡我們 | 網站地圖
技術支持 吉杰電腦
av亚洲欧洲无码在线